首 页中心介绍学术会议研究项目成果平台专家观点学术队伍 
学术会议
滕泰先生 ​:供给侧改革如何攻坚克难
滕泰先生 ​:供给侧改革如何攻坚克难

供给侧改革如何攻坚克难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  滕泰先生

 

    供给侧改革如何攻坚克难,谈到供给侧改革很多人目前还是雾里看花,早在201211月份的时候,发了一篇文章叫做新供给主义宣言,当时连续发了20多篇供给侧改革,到2015年中央提出,学界一哄而上提出供给侧改革,同时有些瞎解释也使理论学界搞的越来越混乱,引致老的批评家提出有的专家就是造词。从学术创新态度我非常理解老教授提出的批评,这个必要性在哪里?我接下来讲的跟中央政策不能说没有关系,不是解释他们的政策,我是讲我自己学术创新,学术和政策是有距离的,学术必须领先于政策,政府也可以采纳部分观点,但是政策必须照顾很多方面的东西。

    比如说三去一补一降,这个东西出来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既做了解释也做了一点批评,后来上面说这个太尖锐了,我就不再说了。比如去产能、比如去库存,执行的效果到底怎么样?大家看煤炭价格拼命上涨,有色价格拼命反弹。供给侧改革不能搞成新计划经济体,实践当中用了很多计划手段规划合理不合理,去产能到底对不对,我在四年前第一句话就是说乔布斯创造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需求是零,我们光看老的供给房地产、汽车、钢铁不行就认为中国经济完蛋了,去年去深圳给中巡组汇报,他们说你解释他们GDP是个位数,但是经济增长是30%多,很多互联网经济数据并没有统计上去,不是逼着交税,但是税还是那么多。各个区都是一样。我们看老供给往下走,同时新供给往上走。新供给产生新需求,必然引起老供给不管是解散还是崩溃瓦解,当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成为消费必需品,多年前的诺基亚、摩托罗拉不存在了,当滴滴打车被我们接受的时候,传统出租车必然受到冲击,新供给出来老供给就要退出,但是这个顺序不能搞错,这个是通向合流的过程,但是实践中倒过来,先把老供给关了,新供给创造不出了怎么办,这不就变成推动经济下行了。

    如果你是一个汽车驾驶员,油门踩到底,当你减速时候汽车还在动,你必须看看发动机怎么样,当投资、消费踩到底,刺激出口也到底,经济还在减速,你怎么办?你必须看供给侧放弃三大需求刺激,看看人口和劳动供给有没有问题,土地的供给价格涨了多少倍,技术和创新的供给到底怎么样,资本和金融的供给怎么样等等,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的必要性。

    谈到我提出的新供给经济学有三个要点,时间关系点到为止。第一个对经济周期的理解跟传统周期有所不同,马克思经济学认为,经济周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资本主义、资本家扩大再生产和劳动者被剥削剩余价值,严重分配不公必然造成阶段性的生产过剩引来经济危机,这个资本主义早期阶段是非常有效的,当中产阶级成为主流,可能就不是经济周期的主要原因。

    凯恩斯经济周期理论核心价值是边际成本递减和边际生产率递减,当供给结构不变的情况下,吃一个馒头很好吃,第二个不好吃,第三个很不好吃,如果经济递减必然造成衰退,凯恩斯在经济结构不是大变化的情况下,供给侧不是很大突破的情况下,所以必须用政府财政政策和刺激这个体系。

    当供给侧制度创新、要素投入有很大的变化下,凯恩斯的解释力就有问题了,边际性不递减了,这个时候怎么看经济周期。新供给经济学认为,经济周期波动的原因在于供给创造需求的效率不一样,2008年苹果刚创造出来的时候,一个新供给创造一个有效需求,到后来就是一个新供给创造N个有效需求,当老化的时候就是一个新供给就是创造N分之一的有效需求,所以经济必然往下走。这样的新供给周期往下出发,改变经济增长不是从需求侧干预,而是如何从供给成熟的含义转移到新供给成熟和供给扩张,这就是改革的方式调结构,而不是计划方式调结构。

    我们认为财富源泉是五大生产要素,但是老的认为是三大,认为是土地、资本和技术的投入,另外两个东西制度和技术是生产函数是一个常数,在静态比较分析里面,比如谈一年、一个月、一个厂商的时候,这三个要素是对的,如果我们谈增长理论,把眼光放到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看,我们说把一个两维的空间变成一个三维的空间,加上一个时间轴,技术的作用和制度作用要远远大于前三者,比如说1978年前后,你的技术投入没有什么变化,人口还是那个人口,资源也没怎么变化,粮食的产出就翻倍了。因为制度就是财富的源泉,社会分工和管理模式就是财富管理模式,十到三十年远远大于财富要素,所以制度也是经济增长的源泉之一。如果放在更长的时间,如果一百年来看,美国的制度没有任何变化,美国的人口有变化也是也不大,真正变化是三次技术革命,一百年以后看增长,技术就是增长主要源泉,因此我们认为从供给侧推动改革还是推动五大要素是什么改革,这是增长的理论,最后谈到为什么要推动供给侧改革,经济学的原理到底是啥,有人说供给侧改革是不是里根学派简单的传统供给学,都不是。我们的哲学和萨伊(音)定律认为,供给能够产生自身的需求,但是我认为恰恰不能产生,比如生产过剩的时候,你生产一千吨钢,但是只卖了500吨,你剩下怎么产生自己的需求,或者老化的时候,你怎么产生需求。

    两年以前在北京下班打不到车,你北京人不会开车,还是怎么样,你把牌照取消了,有效供给就出来了,行政不愿意解除,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也OK,怎么推动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找一找中国限制这样的东西拿掉就行了。所以供给性结构改革是2015年提出来的,李克强总理提小规模减税的时候,解除几百个行政改制,就是从行政上和各个方面,要从约束和供给意志上解放生产力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

    当前这个阶段,回到刚才的题目,如何攻坚克难,如果一些学者继续炒概念瞎解释,不但老解释会厌恶,全国人民都很讨厌,没有真正的理论创新,把一个很好的东西搞坏了。如果我们的中央决策部门没有顶层设计能力,老在这里炒概念告诉大家结构性供给侧改革。如果地区探索真正的案例,过几年的供给侧改革就变成一个笑话。学界从炒概念转到真正戏论创新,中央加快顶层设计和各个行业主管部门,探索出更多的案例来推广。

    供给侧改革可以从去产能、去库存入手但是绝对不能停留在这,重点如何培育新功能,抓住五大要素市场,你想开一个民营医院,我们的劳动供给成本到底上涨了多少,一个人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如果找到工作对于GDP贡献4倍,人从低效率部门到高效率部门也是供给侧改革。网约车有户籍制度,这个就是形式主义或者教条以主义,还把地方保护注意加在里面,这怎么是供给侧改革。教育怎么改,如何推动创新人才,我们的年底的时候跟南方科技大学有教育供给侧改革研讨会。

    医疗怎么改,聚焦几大领域,如果五大要素市场,体制没有真正变化,在教育、医疗这些明星领域里面没有核心推动,那哪里有什么供给侧改革,还要紧紧围绕国务院提出来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去做,怎么简政放权。出租车牌照有存在的道理,从1997年到现在没管过,比如说银监会里面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我们每一个主管部门里面都有类似的情况,当时你出这个条例是合理的,事过情迁是不合理的,就变成抑制生产力,不是改企业,也不是改市场,是改政府体制管理模式,是改政府干预模式,也不改体制和机制,关于市场去产能,这个怎么叫让市场的资源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呢,所以供给性改革如何攻坚克难,我就谈了这些想法。

    谈到发展方向不能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对立起来,2014年出了一本书,叫做《软财富》,在美国信息产业、金融业和社会服务业五大产业占了社会存量75%,如果数字只有49%,这五大软产业财富源泉不是地球资源,是思维。就像专家做个几报告不耗费资源,也创造财富。满足人民精神的软财富,就硬财富而言改变的方向只有附加更多的软价值。刚才唐杰先生提到底特律,我的朋友在底特律2007年待了三年被抢了三次,为什么全美国人都开底特律的汽车,底特律经济一片萧条。经济好的时候卖汽车的挣钱,为汽车贷款的挣钱,就是造汽车的不挣钱。当底特律不挣钱的时候,特斯拉挣钱了,还有奔驰也挣钱,奔驰总设计师说,我们卖的不是汽车,我们卖的是艺术品,只是它会跑。但是如果卖的其他东西,那90%的价值是什么东西,你喝茅台酒,你喝的十块钱的粮食,还是990块钱提出的东西,在软价值领域,我们给一首歌定价,供给曲线是不是这样子,需求曲线是不是这样子,是不是一定卖产品实现?软财富价值的实现路径是弯曲的,这部分人提供免费的服务,向另一部分人收费。跟牛顿的世界观不一样,什么有因必有果是没有关系的。

    我们有时候存在在牛顿的世界里,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对立起来,怎么把握世界发展的规律。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向南开虚拟经济学习,推动中国经济,不但重视实体经济,也要重视软财富、软价值,谢谢大家!

  

 编辑:梁志杰、钟涛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