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中心介绍学术会议研究项目成果平台专家观点学术队伍 
学术会议
刘骏民
刘骏民
人民币国际化研究
刘骏民
南开大学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南开大学金融工程学院副院长
2006年10月21日
(根据录音材料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今天有机会在这里交流,我非常高兴,我的题目是“人民币国际化研究”。前面几位领导已经对虚拟经济的意义和认识说得很清楚,下面就我们的研究和推出的成果简单做一个发言。
  人民币国际化问题的提出的背景本质上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开始在世界上出现:
  1)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中国经济总量在不断增大,我们现在已经在世界GDP排名第五,进出口贸易第三。
  2)从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对外依存度迅速提高,进入新世纪对外依存度近70%。
  中国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到过世界对自己的重要性,世界也从来没受到过中国经济如此强劲的影响。中国和平崛起是新世纪初世界经济格局中最重要的变化,中国当前面临的绝大多数问题都是在这样背景下展开的。
  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及贸易顺差持续增加导致了外汇储备的持续增大,也导致了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压力剧增。
  在传统理论下,人民币汇率问题似乎进入死胡同,人民币升值—出口下降—中国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受到打击;人民币不升值—顺差加大—汇率升值压力越大—国际利益冲突越大。
  能否找到一种既可以大幅度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又使得国际间各方利益得到提升,从而令中国对外关系更加和谐的解决方案,将取决于能否摆脱传统理论下的思维定势,真正理解人民币汇率问题背后那些更本质的问题。
  下面我就从虚拟经济研究的角度出发提出对人民币汇率及人民币国际化问题的理解:
  1、国际货币体系的支撑已发生重大变化
  1)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支撑是美国强大的实体经济和雄厚的黄金储备。
  (1)战后美国在资本主义世界工业生产总值中占比在50%以上,(强大的实体经济)。
  (2)1919年美国占世界黄金储备的40%,1945年美国占世界黄金储备的70%以上。
  目前,国际货币体系的支撑变成了美国相对削弱的实体经济及其国际化的虚拟经济平台。
  (1)当前,美国GDP占世界GDP的比重不到30%,且其中金融及房地产业等虚拟经济部门占比达20%以上;(整个GDP的构造中,实体经济占的比重大幅度下降)
  (2)在黄金非货币化后,境外美元不再能够兑换黄金,美元持有者只好用美元债券等虚拟资产替代黄金成为储备资产。实际上以美元计价的虚拟资产替代了黄金。
  过去世界货币就是黄金,储蓄货币的储藏功能主要是保值,现在货币的保值和流通手段分工了,储蓄和债券等等执行储存价值的功能。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由储备黄金改成储备美国债券,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但是假如债券本身有波动或债务危机,就有麻烦了,幸好现在美国没有。
  目前美国国际化的虚拟经济平台是货币体系最现实和最主要支撑,但实际上货币体系最根本的支撑只能是实体经济。在这种情况下,规模庞大的国际化虚拟经济平台使得美国在国际上收放自如,如果没有世界上最庞大和流动性最好的债券市场,美元的霸主地位不可能得到延续。也正是因为有这么巨大的虚拟经济平台,这时候才有可能使大量的过剩流动性在世界上充斥。
  上述就是目前世界货币格局的主要问题;美元危机和人民币汇率两难的出发点。
  2、美元的风险
  1)美国GDP在世界所占比重不断下降,GDP中制造业比重又在不断下降,而金融与地产业的比重又在不断上升。支撑美元霸主地位的实体经济在不断削弱。
  2)虚拟经济具有内生的波动性。
  3)欧元的出现对美元形成了挑战。00—04连续5年欧元作为外汇储备的增长率超过美元。欧元使得像中国和日本这样大量持有外汇储备的国家和地区有了较大规模改变储备资产货币结构的可能。这也正是可能导致美元危机的新的因素,可以说所有持有大量美元资产的国家和地区都有威胁到美元汇率的能力。
  美元浮动对虚拟资产造成的波动很大,但是美元跌的时候也有赚钱的机会,虚拟经济继续运行。但是实体经济不行,一旦汇率大幅度波动,实体经济的很多交易就做不成。在这种意义上说,中国人从本质上既不希望美元大幅度贬值,也不希望人民币大幅度升值。
  3、人民币汇率两难
  1)其反映的实质问题是:人民币在世界货币格局中的权利与经济势力不对等。(因为中国的持续逆差累计的储备主要是用制造业很低的劳动成本和大量资源换回的一万亿,当然里面也有直接投资,如果这些拿血汗换来的美元储备突然贬值,就面临两难的困境)
  中国实体经济强大,而人民币却被排斥在国际经济活动之外;实体经济交易巨大,而虚拟经济领域国际交易量几近于零。
  中国巨大的国际贸易额是用美元和欧元等国际货币来媒介的,人民币国际地位不适应中国稳步上升的经济地位。
  2)解决两难困的唯一出路:人民币国际化。
  3)国际化的渠道:
  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其经常项目持续顺差的时候,通过资本项目持续逆差,向外输出美元,这种方式对我国有较大的借鉴意义,既能保持我国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正常发展,又能缓解我国的升值压力。
  4)时机问题:日本的教训和德国的成功经验。
  日本的教训:
  (1)上个世纪60—70年代,日本经济黄金发展时期,但对资本账户的控制限制了日元对境外的供给。
  结果:错失了向境外输出日元累计日元储备的最佳时期。
  (2)20世纪80年代初,日本实现了资本账户自由化,终于认识了本币国际化的重要性,开始积极推动。
  结果:日元在世界外汇储备中比重由几近于零扩张到8%
  德国的经验:
  由于德国早在1956年就实现了贸易自由化和资本自由化,较早的放开资本像们使得德国20世纪60—70年代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利用资本账户持续逆差输出马克,避免了马克迅速的大幅升值,凭借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的契机以及自身币值稳定的良好信誉,跻身国际货币的舞台。
  日本的教训和德国的经验告诉我们,一旦人民币大幅度升值以后,人民币国际化的大门将会关闭,中国历史性的机遇就会丧失,中国走向世界大国的行程将会被中断。
  4、构建人民币国际化的虚拟经济平台
  目前在世界货币格局中,人民币在其最根本支撑——实体经济领域已经具有了较强的实力,但在最现实的支撑——国际化的虚拟经济平台支撑方面存在很大的不足。
  人民币自由兑换一定要放开,但放开之前要构建具有一定规模的国际化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为未来的人民币储备提供国际化的虚拟经济平台支撑。
  虚拟经济的发展和虚拟经济国际化平台的建立是我们最近这些年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且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条件之一。
  人民币国际化将促进世界经济的稳定与和谐
  货币格局是利益格局,根源于经济实力形成的世界经济格局。一切不和谐来源于旧有的货币格局不再适应新的世界经济格局。目前的世界经济实力格局和世界货币格局存在着较大的差异,美元在世界货币格局中66%的比例远高于其他货币,而中国虽然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但其在世界货币格局中所占比例几乎为零。
  世界货币格局必须依据世界经济格局做出适当的调整,增强国际货币合作以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促进世界经济的稳定与和谐。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现场提问1:您好,刘教授!我对您的研究课题比较感兴趣,但在具体的途径上我问一个细节性的问题,很多人提出香港要做人民币的离岸中心,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途径中,它的政策、建议、后果是什么?能不能讲一下。
  刘骏民:香港作为人民币的离岸中心,我们曾经派人做过一些调研,话说应该是6年之前,我们自己也做过一些研究。当时有些学者向有关领导说其实没必要,香港中人民币存量也就几十亿,没必要做;但也有人说离岸中心一定要做,但离岸的结算中心没有人民币国际化不行。日本很多银行贷款是用日元,我们中国人讲搞银行,都是中国人参与,没有想到中国人搞一个以人民币贷款为主的银行有没有好处,国外的离岸中心设计从方案提出来我就持双手赞成的态度,而且我觉得至少在目前看香港是首选。为什么?构建国际化的人民币资产平台。比如说香港有一个网络,如果国内有一个大的国际化平台,就可以通过香港离岸中心连接起来,这才叫一个平台。
  现场提问2:再问一下,您觉得在香港离案中心,我刚才听到您讲人民币债券,香港是从债券做起还是从资本对接开始做呢?
  刘骏民:这两个应该是连在一起的。不能说资本市场还没有做,就做债券。这跟境外发债券一样,我觉得离案中心做的时候,首先就要考虑到资本市场本身国际化的程度,因为谈这个问题,货币的自由兑换是前提,但是我要说的是,要大家记住,其实反过来也是一个前提,资本市场本身的国际化是人民币自由兑换的前提。这两个联系应该非常密切。如果只有一面做起来,而另一面要等很长时间,那整个几乎就没法做。


南开大学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
2006年10月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