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中心介绍学术会议研究项目成果平台专家观点学术队伍 
学术会议
白钦先
白钦先
辽宁大学白钦先教授在第三届全国虚拟经济研讨会上的发言 
(2004年10月11日,根据录音材料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我注意到,国内对于虚拟经济的内涵或定义大致有 20 种左右,可说是众说纷纭,且分歧也非常大,但是在这些不同的概念中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大家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的研究。这说明,虚拟经济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国家安全、经济安全、金融安全,并且影响世界的稳定和发展。绝大部分理论都是从金融角度来研究虚拟经济的,可见金融在虚拟经济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70% 是金融的因素,30% 是房地产知识产权的因素)。这说明虚拟经济和金融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我本人喜欢把现代经济称为金融经济,既以金融为核心的经济,高度信用化、契约化的经济,我就称作为金融经济,那么现代经济就是这样一种经济。在实践中我们看到,经济全球化日益深化的同时,金融全球化也在日益深化。在理论上或逻辑上,经济全球化为什么必然导致金融全球化,我认为这中间缺少过渡。但如果注意到,经济日益金融化,只有在经济日益金融化的条件下,经济全球化才必然导致金融全球化。那么这也符合小平同志讲的金融是经济的核心的论断,所以我们应该关注经济的金融化这个角度。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研究虚拟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金融问题,但金融是否就等于虚拟经济?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使用了金融虚拟性这个概念,也就是说金融具有虚拟性,或者说虚拟性是金融的一个本质特征。我对金融虚拟性的定义是,金融自身所具有的超越实体界限的趋势的特征,从表现形态上分为两类,一类从静态上来理解,一类从动态上理解。静态的是从金融上层,也就是金融工具体系本身所具有的虚拟性;第二类就是金融工具运行运转中的虚拟性。有了这样的分类就可以比较深入的研究虚拟经济和金融虚拟性,也就能够深入地研究金融怎样影响经济。在研究虚拟经济的过程中,我注意到这个问题是和金融的本质是什么,以及金融和经济的关系是什么先联系的。金融的本质以及金融和经济的关系可以简单的概括为金融的功能,功能分为正功能和负功能的。比如说,伴随着经济的金融化,伴随着它对资源配置能力和效率的提高,它本身的系统性风险也在累计也在提升。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经济越是金融化,金融危机发生的频率要高得多,次数要多得多,危害要大得多。资源配置能力和效率的提高是它的正功能;它本身的系统性风险的增加使它具有负功能。只提到正功能,而忽略负功能是不全面不妥当的。
  在微观上一些期权期货的交易可能是零和交易,但是它是宏观金融风险的累计。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仅仅把金融理解为微观层面上的一种市场金融,或一种价格的决定,风险的转移。它转移风险的同时也累计了风险,所以是一把双刃剑。以上是我讲的第二点。
  第三点就是研究金融虚拟性的诱因是什么。 80 年后期,中央的媒体报导过日本的资产总量( $40 万亿)超过美国 ($38 万亿 ) ,这种正式传媒的误导让人惊讶,体现了当时对这些概念的模糊不清的理解。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关注美国和日本的经济现象直到现在。这是第一个诱因。
  第二个诱因就是我在研究金融结构理论时,注意到戈德史密斯的金融结构的定义是金融工具和金融机构的相对规模,这个规模显然是数量规模。我特别注意到戈德史密斯的金融结构是以量化金融结构为主的片面的金融发展观。所以我在 98 年提出量化发展和质化发展相统一、跳跃式发展和渐进式发展相统一的可持续的金融发展观。我当时非常关注“金融相关率”这个概念,就是说一个国家金融资产的总量与 GDP 的比值。金融性资产的总量包括货币性金融资产和非货币性金融资产,我的问题是货币性金融资产和非货币性金融资产能否直接相加。这就引出后来我对金融虚拟性的研究,我认为是不能简单相加的。他们都是金融这一大类,但他们的本质或说金融虚拟的程度是不同的,因而,不能简单相加。以上是第二个诱因。
  第三个诱因是,我在研究间接金融和直接金融这两种融资方式,也就是现在比较热门的“银行主导式”和“市场主导式”。“银行主导式”是间接的,而“市场主导式”的主体是资本市场。这两个问题大体是相对的,所以在研究这个问题时,就发现了这个明显的矛盾。纵观日本过去一百多年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的统计数据,只有 87 、 88 、 89 这三年是直接融资超过间接融资,而这三年正是日本泡沫经济爆发前的高峰期。非货币性金融资产是把已经炒得很高的股价乘以股票数量计算出来的。货币性金融资产和物价和币值是同进退的,他们的虚拟度是不同的。所以货币性金融资产和非货币性金融资产是不能简单相加的。正是由于以上三个原因,激发了为金融虚拟性研究的兴趣。
  最近对于实践,我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按照虚拟度的不同,我把整个金融资产划分为两大主类四个层级。两大主类,一是货币性金融资产,这是一个层级;第二类是非货币性金融资产,分为三个层级:比如虚拟的是股票,再虚拟得是期货期权,指数的期货期权是再虚拟的再虚拟。当然,这么分还是不够的。在技术上,我们可以做一个技术处理产生一个权重,把非货币金融资产转换成货币性金融资产。就像我们中央银行在测算货币供应量之后,把定期款转换成一定量的活期存款一样。我的这个建议目前来讲是非主流的。


南开大学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
2004年10月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