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中心介绍学术会议研究项目成果平台专家观点学术队伍 
学术会议
柳欣
柳欣
南开大学柳欣教授在第三届全国虚拟经济研讨会上的发言 
(2004年10月11日,根据录音材料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今天我要讲的是宏观经济学问题,虚拟经济研究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要针对当前主流经济学理论:实物经济理论,这一理论以生产函数为代表。这一理论实际上对整个经济学的研究,甚至对宏观经济、管理经济政策都造成了很糟糕的影响。这一理论研究的是什么呢?它研究的是一套生产函数,技术上的投入产出关系。根据我的发现,所有这些国民收入核算的统计数据,实际上和技术是没有关系的,完全没有关系。像索洛所做的经济增长理论研究,这是最早使用生产函数来做计量分析的,他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大家都知道,国民收入核算是花一块钱一定有一块钱的 GDP ,那么索洛在做经济增长测算的时候,他把投资的产出比用一个收入分配的指标来代表,也就是投资一块钱他只给乘了 0.25 ,即按资本的产出弹性。而这个产出弹性实际上是一个收入分配数据,那么这样就多出来 70% 到 80% 的余数,然后经济学家都在解释这个余数,这种解释实际上会成为笑话。
  有一次我们经研所举行一次研讨会,一个澳大利亚的华人学者测算中国的经济增长,他把这个余数除以教育经费,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在教育上投资一块钱 GDP 会涨 46 块钱。 我当时就问,花一块钱一定只有一块钱的 GDP ,不可能涨 46 块钱。像这类问题实际上涉及到现在的许多研究,如昨天许多人谈到投资的效率低下问题,你只要知道 GDP 的测量,你就会知道投资的效率是不可能低下的,花一块钱肯定有一块钱的 GDP ,资本的配置效率不会不高,花一块钱在统计上一定有一块钱的 GDP ,那么这种研究,所有使用生产函数的研究所做的那些东西完全是错误的 。我要在短时间内证明我的论点可能很困难,但是我可以说一个事实,自然科学的研究造了这么多的东西,大家都看得见,但是这么多经济学家做了这么多研究,有这么多杂志,创造了什么东西,可以说没有这些经济学家这些市场的竞争机制可能照样存在,照样会像现在这样运行。而经济学家所做的许多事情,许多的宏观经济管理,实际上可能是适得其反的,造成了很糟糕的结果。举个例子,七十年代美国的滞涨。在七十年代之前,资本主义经济一直是有波动的,但是并没有出现这么长期的停滞,这个波动到了一定时期它会自动地恢复,而凯恩斯主义政策造成了美国十年的滞涨,原因很简单,就是我所说的有效需求问题。
  什么是有效需求问题?在经济中这是一个赚钱的游戏。工人的工资既是成本又是购买产品的,全部产品是工人用工资买走的,那么工人为什么买不起东西,现在咱们这些东西为什么卖不出去?一个最简单的原因是有固定成本在里面。举个例子说,咱们现在的地价,建筑成本 700 块钱一平米,十几年没有涨,但是地价涨了十倍,甚至还要高。但工人工资的涨幅却远远落后于地价的涨幅,他发 700 块钱的工资,然后让他买几千块钱一平米的房子,他是买不起的。这种情况会导致经济的衰退,企业投资的减少,那么怎么克服呢?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你不用去管它,企业自己会倒闭,企业会破产,破产后地价就会跌下来,一直跌到工人拿工资能买得起的地步。那么什么是凯恩斯主义,我简单地说,凯恩斯主义就是阻止企业破产。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让企业在三年内解困,让他们全部盈利。我可以说,你只要不让企业破产,不让他的资产值跌下来,企业生产的这些东西是卖不出去的,因为工人的工资买不起这些东西,这样企业就不可能盈利解困。
  经济学里有一个主义叫自由主义,什么叫自由主义呢?就是什么都不管。研究经济学,研究任何学科的目的都是为了要管,但是经济学里最盛行的是自由主义,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所有按照这种理论制定的政策是错的。里根和撒切尔采用了什么政策呢?他们什么都不管,在他们上台之后整个企业都破产了,但是这个经济在一年之后竟然奇迹般的恢复过来了。像日本采用了凯恩斯主义的政策,已经停滞了 15 年。那么这个政策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呢?中国从 1997 年开始了经济衰退,采用什么政策?从学术界到政界都异口同声,实行凯恩斯主义政策,进行干预,那么这个干预的结果是什么?我的看法是,这个政策到现在已经导致了中国经济长达 7 年的停滞,这个停滞和美国当时的滞涨是一样的。按我的说法,就是名义 GDP 和就业是负相关的, 1997 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是 8% ,每年可以增加四五百万的新增就业人口,但是到了去年,这个数据几乎变成了负的。中国当前正面临着一个大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时期,所有现在这些东西是想要多少有多少,因为这些技术一旦创造了,再 COPY 是没有成本的。上半年我们轿车生产的增长率是 89% ,可以想象轿车都可以增长 89% ,还有什么东西不能增长 89% 。经济增长所要做的就是利用技术把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里生产这些产品,消费这些产品,享受现在的文化文明。但是从 1997 年衰退以来,这个过程被阻止了。从 1990 年到 1997 年,每年从农村转移的劳动人口是超过 1000 万的,最多一年达到 1800 万,但是从 1998 年之后这个是负的, 1998 , 1999 年这个数据是负的,原因是整个经济体制的问题,制度问题,有效需求问题。货币供应量大幅度下降,从 1992 年到 1995 年中国名义 GDP 的增长率是 27.5% ,那么到了 1999 年变为 4% ,名义 GDP 是十分重要的,为什么重要?我们如何把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来呢?在计划经济中靠计划指令就行,但是在市场经济中,必须给他们发工资,雇佣工人让他们生产出产品然后再让他们自己买回去。发多少货币让他能雇用多少工人决定着劳动力转移的速度。我一直对 8% 有看法,根据什么制定了 8% 的增长率,从什么方面能看出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应该是8%?那些高速增长的国家在工业化时期的名义 GDP 增长率 ( 根本没有实际 GDP) ,日本是 15.6% ,韩国接近30%,因为只有用这么高的货币供应量来发工资才能让农村人口转移出来。我们可以看看这些国家城市化过程:日本把农村人口从接近 50% 减少到 20% 用了十几年,韩国把农村人口从 60% 减少到 30% 也用了十几年,那么我们的规划是到 2020 年把农村人口从 60% 减到 50% ,现在技术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中国完全有可能到 2020 年把农村人口降到30%,既使到不了30%,40% 是应该肯定的,那就在于你的政策如何制定。日本转移农村人口是在 60 年代,韩国是在80年代,我们现在到了21 世纪了,条件环境不一样了,速度应该比他们要快。 
  农村人口不转移到城市,一个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有效需求问题和安全问题。日本可以长期停滞,因为它已经都货币化了,整个经济都货币化了,它能承受得起。中国如果到了 2020 年还有 50% 的农村人口,生活水平仍像现在这样,社会会成什么样?这些年的社会问题不断增加,原因就在于一部分人富起来了,并且是相当富有,而另一部分人连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我一直在举这样一个例子,美国与我们不一样,美国最穷的人每年补助是负所得税 10000 美元,到了超市里,它什么都能买得起,他和富人消费的差距就在于是不是名牌;而在中国,你会发现,穷人和富人不是这个概念,穷人是什么都买不起,而且会受到一系列的歧视,如果长期不提高经济增长率,社会问题会非常严重。现代的主流经济学,现代所有的管理者都按着一套主流经济学的思路去考虑这个问题,则潜在的增长率无非是 8% 或 10% 。而按着我的计算,要把农村人口到 2020 年转移为 40% 的话,至少名义 GDP 增长率要在 15% 以上,甚至要到 20% 。当然,现在更大的问题是,从 1997 以来有效需求不足的原因在于,资产值太高,贫富收入差距扩大,在这个基础上,现在的政策就一直保持 8% ,我一直叫这个为口服液经济。
  什么叫口服液经济呢?就是富人有钱,这 8% 就生产太太口服液或矿泉水,在富人圈里转,然后再给生产这些的大学生、研究生 和 博士生开很高的工资,然后再让他们去买矿泉水。道理很简单,给一个博士生一万块钱就会有 20 个赚 500 块钱的人失业,这个经济一直在这个圈里循环。就我所得到的数据,从 1998 年以来基本的消费品工业在 GDP 中的比重一直在下降,像家用电器这种主要的消费品绝对数量都在下降,是不是人们都有了呢?没有,电视机的普及率只有不到 70% ,空调、洗衣机、电冰箱的只有普及率 30% ,农村人口到现在还都用不上这些家用电器。虽然这些产品的生产绝对数量在下降,但是质量在上升,变成一个在富人圈里玩的游戏,但这些富人毕竟是少数,这像坐在火山口上,是很危险的。这种有效需求问题原因就是企业不破产,如果企业不破产,工人的工资提不上去,发展的只是这种富人玩的经济,导致了现在这些严重问题。
  中国现在必须采用非常积极的政策,第一让企业破产,降低生产消费品行业的资产值,这些产品就可以卖出去,肯定会从农村雇佣人再生产,从而增加就业人数。企业亏损就应该破产,降低资产值,它就能盈利了,这样会导致谁亏损呢?可能是亏国有资产,但这个没有关系,国有资产没有了,我们可以卖地收税。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继续保持高资产值,这些产品就可能永远也卖不出去的。第二,重建货币金融体系。把名义 GDP 的增长率提高到20%以上,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要达到30%,怎么去做?商业银行有这么高的资产负债率,有这么高的坏帐率,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因为我们有政府,我刚才说半天的自由主义,但我是不赞成自由主义的,所有这些亚洲国家发展的经验,一个最重要的是政府的信用,有政府的信用就可以保证货币供应量的增加。怎么增长?划去坏帐,中央银行和财政部分别记账进行冲抵即可。中国经济从去年开始增长过热,它靠的是什么?就是靠新出来的几家商业银行搞房地产信贷,把货币供应量增加,企业也盈利了,经济马上就增长了。因此,完全可以依靠政府的信用,重新建立货币金融体系,在划呆坏帐的同时建立新的银行增加货币供应量。


南开大学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
2004年10月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