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中心介绍学术会议研究项目成果平台专家观点学术队伍 
学术会议
宋逢明
宋逢明
宋逢明教授在第二届全国虚拟经济研讨会上的讲话 
(2002年10月12日,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首先,我谈一下对虚拟经济的定义的看法。对于虚拟经济的定义,我赞同成思危先生的定义,即经济中的虚拟部分是经济中的软件部分,经济中的实体部分相当于经济的硬件部分。后来通过和吴晓求教授交流,我们形成了共识,即虚拟经济的狭义定义就是金融。虚拟经济的定价方式与人的预期相联系的,也就是通常讲股票市场的人气。讨论中很多学者都提到了货币、资金和股票市场的关系,这无疑是金融研究中最重要的问题。根据我的了解,美国的学者也认为货币、资金和股票市场的关系对于货币金融问题非常重要,但是至今仍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理论来说明这些问题,原因就在于它和人的预期很有关系。事实上,股票市值的变动跟资金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密切,因为通过少量的资金拉动一个股票的价格就把股市上所有的股票价格就都拉动起来,也就是说只要一小部分资金使股票的交易价格发生变化,就会引起整个市值的变化。
  货币政策对股市的影响也非常复杂。以美国为例,美国的股市出现问题以后,美联储每一次的效果都不一样。开始时的几次降息都引起了市场的反弹,后来股市市场没有反应,而第六次、第七次降息就开始不升反降。经过分析,市场预期应该降0.5个百分点,但是美联储只降了0.25个百分点,没有市场预期降得多,这样指数就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这是一个预期的问题。生产领域中会计的核算方法是主要是由成本决定的,即成本加上必需的利润来决定价格,但是对股市来说,它是由未来创造的现金流的价值决定的,那么金融市场上的均衡就是预期的均衡,这样就决定了金融市场的均衡就与一般市场的均衡不一样,也就不能采用一般供需均衡来对金融市场进行分析。
  其次,虚拟经济最终是由实体经济来决定的。因为资本市场存在的第一个功能是评价企业的市场价值,也就是说企业未来创造的效益如何折算成现值。现在无论是美国的股市还是我国的股市之所以出现现在的状况,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投资者对市场失去信心。为什么投资者会对市场失去信心呢?归根结蒂是上市公司的品质问题。大家知道,中国股市的下跌是因为国有股的减持。当国务院把国有股减持停掉以后,大家认为市场会返回来。但实际上上证综指在达到1700点以后就开始徘徊。我国的主板市场大部分是国有企业,而且还有三分之二的股票不能流动,我们的董事长和CEO都由政府任命的,那么我们的股市怎么来评价企业的价值?因此,企业经营目标是为了增加股东的价值,这只能是一句空话,这个事情不解决是不行的。以美国的股市为例,即使是“9:11”事件的冲击,也稳定在1500点,但是安然事件出现后,NASDQE已经跌到了1500点以下。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归根到底是对实际经济和上市公司的信心,那么怎样使我们市场能够规范化,实际上是跟整个经济的改革和全面发展结合在一起的。现在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实际上现在我们的私有经济部门在金融上受到抑制,也就是说“十五”大以后,已经在意识形态上认识到了私有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事实上是我们国家经济中最有活力的部分。我国成立一些民营和股份制银行,希望他们能够承担中小企业,尤其是私有部门的融资任务。实际上,这些中小银行的行为跟国有大银行是一样的,还是去争取重大的国家项目。私有经济在融资方面还是没有能够得到支持。私有经济不光是高新科技实际上还涉及到许多的制造业、服务业。如果这部分经济不能很好的发展,许多国有企业大批的下岗职工,就没法实现就业。
  另一个问题是资本市场与银行系统之间的关系问题,美国著名金融学家Frankly Alan(美国金融学会主席)在金融创新方面有重大成就,他认为对于比较稳定的产业比较适合于通过银行融资,而对于那些创新性强、风险大的行业比较适合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因为资本市场要求信息的透明度比银行系统要大的多,从而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到风险的存在和采取风险规避和风险管理的手段。银行系统有一个维护流动性的问题,银行通过支付、结算、清算体系来维护流动性。二三十年代的大危机,最初是从股市崩盘开始的,但是真正出问题是由于发生了银行挤兑。从现在来看,道指和纳指的下跌比例幅度已经超过了二三十年代时候的比例。但是现在的美国的银行系统在提供流动性方面没有受到影响,所以美国经济还是稳定的。这说明,虚拟经济有很多问题还需要深入研究。
  我建议一定要开展金融经济学的研究,要加强对金融学的微观基础的研究,这一点国内做的明显不够。国内原来把货币经济学和金融经济学混为一谈,货币经济学讲的是货币、金融和经济的关系,比较侧重于宏观方面;而金融经济学比较侧重于微观层面,侧重于公司财务和资本市场的均衡定价机制方面。金融对于价值的评价或金融对于资产定价采取的是对未来的看法,是一种预期,是把未来的收入现金流折算成现值。大家都知道折现公式,但很少有人探究折现公式的使用是否合理,如折现率如何确定,这是资产定价中的一个核心问题。金融经济学解决了这一问题。对虚拟经济中有些先驱性的工作是值得借鉴的,阿罗在1952-1953年写的一片经典文献,文章中提到了一些奠基性的概念,如金融市场和实际经济的关系,金融市场中竞争均衡的关系,状态价格的理论,效用函数的凹性或拟凹性与风险厌恶之间的关系。这篇文章的深奥指出就在于它的金融学和经济学的理论方面。这里存在一个怎样把国外先进理论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的问题。举一个指数基金的例子,美国九十年代指数基金非常成功,但是指数基金在亚洲,除了香港以外,在其他的地区(日本和台湾)都失败了,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在美国股市上有一个非常稳定的蓝筹股板块,在香港恒生33指数占总市值的70%以上,但是在中国大陆构成证券指数的500多支股票的市值还不到总市值的一半,所以,考虑到中国的实际情况,如果盲目发展指数基金,后果可想而知。所以,我认为加强虚拟经济的研究非常必要。


南开大学虚拟经济与管理研究中心
2002年10月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