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中心介绍学术会议研究项目成果平台专家观点学术队伍 
国际金融论坛(IFF)悼念成先生
国际金融论坛(IFF)悼念成先生

继承发扬成思危主席遗志

      姜建清
          国际金融论坛(IFF)理事长

      国际金融论坛(IFF)沉痛宣布,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于2015712日凌晨逝世,享年80岁。成思危主席是著名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第九、十届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民主建国会第七、八届中央委员会主席。对于失去成思危主席这样德高望重的领导人,国际金融论坛(IFF)全体成员深表哀悼!

成思危主席19356月出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创业板之父”,长期致力于推动中国风险投资事业,是中国经济政策的重要高参和制定者。成思危主席的众多观点对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在国际经济学领域享有崇高的学术权威地位。

成思危主席是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创始主席,在他领导的12年间,IFF发展成为国际知名的金融外交及战略智库平台。他以国际金融论坛(IFF)主席身份,多次代表中国出访世界各国,与各界政要、财政领袖、金融界的专家学者沟通交流,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为中国金融外交尽心尽力。多年来,成思危主席在IFF的各类国际会议,就诸多重大议题发表重要讲话,敢献真言,饱含真知灼见。

成思危主席治学严谨,即使政务异常繁忙,身患重疾,仍孜孜不倦坚持学习、读书写作,与时俱进,密切关注国际国内金融市场,研究金融问题,心系中国经济发展,为中国金融深化改革战略目标,为中国民间智库的建设及发展尽心尽力。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成思危主席此格言当为吾等人生楷模,“居安思危”,奋发图强,吾侪自应努力,毋徒挥泪哭先生。我们将继承发扬成思危主席遗志,努力将国际金融论坛(IFF)打造成打世界一流的国际金融外交平台及智库。

愿成思危主席安息。

陆克文主席悼念成主席纪念词

陆克文
         国际金融论坛(IFF)主席 / 26任澳大利亚总理

我的好朋友,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今天早晨离开了我们。成先生是著名经济学家,在金融领域有很高贡献,被称为是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我记得很多次在北京和他的谈话,他是一个很有思想,很值得尊敬的人。作为国际金融论坛(IFF)的联合主席,在他病危之际,我被推选为新一届的国际金融论坛(IFF)主席,我感到很大的责任,希望以绵薄之力,继续将他所创立的事业发扬光大。


纪念国际金融论坛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

韩升洙
  
国际金融论坛(IFF)联合主席
 
韩国前总理 / 56届联合国大会主席

成思危主席不仅在国内深受爱戴,也倍受国际友人的尊敬。成主席是国际金融界一位伟大领袖,同时作为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创始人及主席,他帮助中国北京成为了汇聚各国金融领域从业者和理论家的最重要的会议中心之一。

成思危主席具有卓识远见,将风险投资理念引进中国并加以推广。他在“中国式纳斯达克”——创业板的建设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促进中国资本市场和经济发展,受到广泛称赞。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成思危主席这样的领导人。
     
中国现今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国际化指日可待,并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外汇储备,这也意味着成思危主席间接促进了全球经济金融发展。

成思危主席是为数不多的赴洋深造的中国老一辈经济学家。他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学成之后归国效力。五湖四海的友人都钦佩成先生雷厉风行的领袖风范、和蔼可亲的个人魅力和渊博的学识。

成思危主席在中国国际金融领域的声望和贡献无人可以替代,将被永远铭记、永远珍存。我深切哀悼成思危主席,愿他的灵魂在天堂安息。

      特里谢纪念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

特里谢
  国际金融论坛(IFF)联合主席
欧洲中央银行前行长、30集团主席

我无比荣幸与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相识并共事。成主席对于整个社会面临的众多复杂问题有深刻的理解,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不仅对中国经济改革以及经济发展有着深邃的远见,同时,对于全球性的挑战也抱有清晰的观点。这样清晰明朗的分析,源自于成主席长期主持复杂的科研工作。成思危主席的逝世对于中国、对于学术界乃至国际社会,都是无比巨大的损失。我们都将会深深地缅怀成思危主席。

沉痛悼念成思危主席

金立群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社会活动家、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三十多年来,始终活跃在国际和国内经济和金融舞台上,发挥了很大的影响。成主席的仙逝,使得中国改革开放大业失去了一位积极的推动者和实践者,令人不胜悲痛。
    我和成主席第一次相识,是在九十年代中期。成主席支持召开了一个由各个政府部门和企业界的代表参加的讨论会,研究如何在中国推动风险投资,以利于中国企业的创新和发展。在那时,这是一个非常超前的议题。此后,我也有机会在很多场合和成主席相聚,但是,主要都是在一些国际会议上。他常常应邀到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说,对国际经济态势发表评论,介绍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情况。成主席的讲演之所以受到欢迎,是因为他有自己深刻的见解,独到的视觉,明晰的分析和正确的表达。他在国际会议上都是直接用英语讲演,拉近了他和国际上各界人士和听众的距离。我每次听他讲,都印象深刻。

我和成主席的交往日深,乃是在我2008年从亚洲开发银行回国之后。一开始,我是应邀参加国际金融论坛(IFF)的会议,后来则作为论坛的组织者之一,参与每届大会的组织和安排,并在他病危期间,代为主持论坛事务。成主席对于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发展,可谓呕心沥血。他利用这个论坛,大力推介中国深化改革的进程,扩大对外的交流和沟通。国际金融论坛(IFF)每年的年会,都能吸引各国有影响的政要、著名经济学家和实业家。成主席使国际社会更加理解中国,也使得中国更加了解世界。

成主席一生好学,读书不倦,治学严谨,是我们大家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榜样和楷模。中华民族应该是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爱创新的民族。在这点上,成主席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

沉痛悼念成思危主席

沙特图尔基亲王殿下
国际金融论坛(IFF)基金理事会联合主席

黯悉同僚及故友——倍受尊敬的成思危主席辞世,不胜惋悼,哀伤难舍。我向成主席的家人致以诚挚哀悼。成主席个人成就卓越,一生硕果累累。我们将永远怀念成主席的丰富经验、领袖风范及谆谆教导。

鸠山友纪夫纪念成思危主席



鸠山友纪夫
国际金融论坛(IFF)顾问委员会主席
东亚共同体研究所理事长 / 日本前首相


尊敬的国际金融论坛(IFF)秘书长,张继中先生

闻悉国际金融论坛主席成思危先生逝世的消息,我倍感遗憾。成主席为贵论坛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的离开是论坛的一大损失。在此,我对您、各位同事及成主席的家属表示深切的悼念及恳切的慰问。



海梅·卡鲁阿纳纪念成思危主席



海梅·卡鲁阿纳
国际金融论坛(IFF)顾问
国际清算银行(BIS)总裁
  “非常荣幸通过国际金融论坛(IFF)结识了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成主席及同事们创办的国际金融论坛,将决策者、学者及金融界的专家汇聚一堂,功德无量。中国在全球贸易中扮演重要角色,在国际金融领域日益举足轻重。了解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发展和影响,及其带来的机遇与风险,有益于所有全球经济参与者。在不断全球化和互联的今天,国际对话与合作是一切的基础。衷心希望成思危主席所坚持的开放和建设性交流的精神,得以传承。”

追忆成公 遥寄哀思



詹妮·希普莉
国际金融论坛(IFF)全面可持续发展理事会主席
新西兰前总理


  “故友国际金融论坛(IFF)成思危主席是一位德高望重、功勋卓著的领袖,才华出众的经济学家,他的远见卓识促进了中国乃至世界一些重要新思想的产生。听闻他逝世的消息,我悲痛万分。
    成思危主席在其所承担的公众角色中充分体现了他的领导才能,并赢得国内外人民的广泛爱戴。成主席像磁铁般吸引着无数志同道合、坚持探索、力求解决当今重大问题的有识之士。成主席用响亮有力的声音,诠释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的角色,帮助世界更深刻地了解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中国。他的积极能量,他的敬业精神,他的管理才能,他的无私奉献,将永远铭记于IFF所有成员心中。我也将永远缅怀这位独具人格魅力与非凡智慧的好友。

我曾有幸在新西兰接待成主席的来访,期间他给很多接触过他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此,我对成思危主席的家人、同事以及全中国人民失去如此重要的一位长者,致以最深切的敬意及慰问。成主席,一路走好!”

 

成思危主席为中欧两大文明的沟通发挥至关重要作用



多梅尼科·西尼斯卡尔科
国际金融论坛(IFF)顾问
摩根斯坦利副主席/ 意大利前财长


    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我向国际金融论坛成思危主席表示深切怀念。
    我曾以学者、意大利财长、摩根斯坦利副主席的身份来过中国很多次。初次见到国际金融论坛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是2009年在北京召开的国际金融论坛(IFF)年会期间。自八十年代末我第一次来到北京,参与“九十年代的中国与世界”项目,我便开始关注中欧文化沟通。

成思危主席为中欧两大文明的沟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他的领导下,国际金融论坛(IFF)成为了一个不可超越的高端交流平台。当今的中国,越来越关注全球商业和金融的整体趋势及具体相关问题。成主席的见解和西学东用的能力,从风险投资到外币兑换,都让我深深折服。同时,欧洲人越发热衷于了解中国经济。去年IFF年会,我们了解了中国的商业周期、结构调整以及银行体系(官方和影子银行)中的几大特点。因此,当中国经济放缓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惊慌,也没有反应过度。
    今年冬天,我希望可以再次在北京参加IFF全球年会。相信一定会有人继承成思危主席的遗志。他的音容笑貌,宽厚睿智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沈联涛纪念成主席

沈联涛
国际金融论坛(IFF)副理事长
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是我最钦佩、最尊敬的中国国家领导人之一。我与成主席的初次会面,是参加国际金融论坛(IFF)的会议,他在IFF担任主席职务直至去世。成思危先生对现代金融市场的透彻理解,对科学技术和风险投资的浓厚兴趣,对国家经济发展中创业和创新的大力支持,令我印象深刻。
     与成主席相熟后我了解到,作为一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他将其毕生的奉献和热情,都倾注于对科学真理的追求,以及探索企业市场创新之中。由于长期投身于政治事业,英文又十分出色,成主席在对外宣传中国政策和发展经验方面树立了难以超越的权威地位。
    成思危主席对中国文化、中国商业和政府行为了解甚少的外国友人们,格外耐心、谦逊。三言两语间,便能打破文化差异的沟壑,清晰地解释复杂的问题。所有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外国成员和与他有过来往的人都对成主席赞誉有加、敬佩万分、甚至认为他无可挑剔。同龄人中,很少有像成主席这样精力充沛、具有远见卓识、对创新充满激情、富有创造性和探索精神。
     对于追随他的人,成主席的要求也格外严格。成主席为国家所做出的贡献将被人们深切怀念,而对于有幸能师从于他、与他共事的人而言,成主席将永远深受喜爱和尊敬。
     我们特此向成思危先生的家人表达最深切的哀悼。许多人都从中获益。最好的哀悼方式,就是将成主席所领导的风险投资事业和所弘扬的企业家精神永远留存于我们心中。”

敬缅成思危先生



陈经纬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香港中国商会主席

斯人已逝,遗风照人。作为杰出的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成思危教授对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与探索,特别是对金融领域的改革与实践,有深厚的学术造诣和独树一帜的贡献。在内地高新技术产业与民间资本融合发展初期,他《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引发了风险投资的热潮。多年来,成思危教授怀着为国家改革开放事业建真挚之言,献睿智之策的理想情操,笔耕不辍,著书立说。这都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充分肯定,博取了业内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更令我们港澳工商界人士衷心敬佩。
 
      雏鹰展翅心高远,老牛奋蹄志弥坚。成思危先生以这样的诗句抒发自己的豪情壮志,实在是催人奋进,感人至深!愿我们海内外中华儿女同心协力,紧紧抓住祖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历史发展新机遇,共同谱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壮丽篇章!

成思危先生留给我们的巨大精神遗产



  辜胜阻

 国际金融论坛(IFF)顾问
  全国人大常委 / 民建中央副主席

 

成思危先生与病魔抗争多年,我每去探访他,他总是豁达乐观谈工作、谈疾病、谈生死。711日下午四点多,先生处于弥留之际,我赶到协和医院见了先生生前最后一面。12日凌晨一点得知先生已与世长辞,尽管有思想准备,噩耗传来,我仍然十分震动与悲痛。
      评工作交往
    他是我的良师益友
      他告诫我,在政府工作中要“多研究,少开口;多学习,少应酬;多办事,少出头;多协商,少独谋。”

近二十年的交往,先生既是我的领导,又是我最尊敬的良师和忘年益友。我和他同是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最先是从全国政协的大会发言中了解他。1996年,他担任民建中央主席,我是民建中央常委。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1997年全国“两会”期间,我从美国哈佛大学回国参加全国政协大会。见面时他告诉我他要领衔向政协提出风险投资的提案,授意我对美国风险投资进行全面系统的研究,并建议最好去美国硅谷进行实地考察,因为风险投资起源于波士顿,但成于硅谷。会议结束返美后,我按先生的意见,实地考察了世界风险投资最为发达活跃的硅谷地区。
      1998年,我从武汉大学教授调任武汉市副市长,赴任前,他在他的办公室与我长谈,临行前告诫我,在政府工作中要“多研究,少开口;多学习,少应酬;多办事,少出头;多协商,少独谋。”这成为我在地方政府工作8年的座右铭。
      2002年,我作为非公有制经济研究的专家,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成先生特别邀请我代表全国工商联参与民建主办的一年一度的“中国非公经济论坛”和“中国风险投资论坛”。2006年开始,民建中央面临换届,成先生多次动员我从工商联回归民建,并希望能作为经济学家就中国的经济改革与发展代表民建发出声音。

我同他最后一次工作上的见面是2014年年底的国际金融论坛。会前,他专门打电话给我安排我的演讲,希望我能参会讲些什么。会上整个上午他自始自终作为会议主席主持会议。中午,我们共进午餐时,他还不停问及我在全国各地的调查研究工作。
      作为学者和民建成员,我有机会参与先生主持的各类学术活动。我聆听先生的学术演讲百余场次,每场都是艺术享受。他演讲儒雅大方,淡定从容,观点鲜明,论据充分,逻辑清晰,十分精彩,每场都会赢得热烈的掌声。
      评历史影响

他是中国风险投资的拓荒者
      他是历史转折的推动者、成果卓著的理论家。风险投资及创业板等多层次资本市场研究是成先生拓荒式的研究。由此,他被称作“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和“中国创业板之父”。

每次经济出现转折时,我都习惯地上网看看他老人家有什么观点。作为著名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成先生开创性地运用复杂性学科的方法研究中国的改革与发展问题,在金融改革、资本市场、虚拟经济、管理科学、绿色发展、社保体系、自由贸易区、创新经济、智慧城市等方面有重大建树。他学贯中西,兼通古今,掌握多门外语。不仅理论功底深厚,而且对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非常娴熟。     

他是历史转折的推动者、成果卓著的理论家。风险投资及创业板等多层次资本市场研究是成先生拓荒式的研究。由此,他被称作“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和“中国创业板之父”。
      19983月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由成先生领衔的民建中央提出的《关于加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几点意见》的提案,被列为大会的“一号提案”,掀起了我国风险投资发展的热潮。当年,风险投资成为网上第一热词。
      一号提案提出,明确把发展风险投资作为推动科技和经济发展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发展的基本政策。

为了推动风险投资的发展,他领导的民建不仅就风险投资建言,而且践行推动我国风险投资的实践。

创业板和风险投资是推动创业创新的孪生兄弟。一个婴儿的诞生需要10月怀胎,而我国的创业板市场可谓10年怀胎,这期间波折重重,成先生多次发声建言。
     2003318日,成先生在“中小企业融资及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高层论坛”上提出,采取“三步走”的办法建立二板市场,先参照主板的条件设立科技板块,然后降低门槛、扩大容量,最后建成创业板。2009年两会期间,民建中央提交了一份《关于积极扶持中小企业走出金融危机困境的提案》,建议积极构建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尽快推出创业板市场。20091023日,中国创业板举行开板启动仪式。2011年初,成先生针对创业板“三高”建议引入做市商制度。

而正是我国风险投资的发展,才开启了第三次创业浪潮。我国第一次创业浪潮是1978年以城市边缘人群、农民创办乡镇企业和城镇个体户、私营企业为特征的“草根创业”;第二次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以后,以体制内的精英人群下海经商为特征的“精英创业”。而第三次创业浪潮正是1998年风险投资的兴起,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中国加入WTO以后,伴随着互联网技术和风险投资及资本市场的发展,以互联网新经济为特征的创业。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4家,阿里、腾讯、百度、京东,这四大公司均有风险投资介入。

评学术风范

他是“处高位,敢直言”的真学者

成先生留给我们的遗产是什么?是改革开放的精神,是“处高位,敢直言”的学者风范,是居安思危,盛世敢建危言的审慎乐观的学术精神。
    “斯人已逝,唯其思想和精神永不消失”。成先生留给我们的遗产是什么?是改革开放的精神,是“处高位,敢直言”的学者风范,是居安思危,盛世敢建危言的审慎乐观的学术精神。

他在“告别之作”《人民日报》文章《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中,对社会盛行的“阴谋论”表达了明确的警惕和忠告。他写道,“一些人把所有的国际金融活动都当成阴谋,把国际金融活动比作你死我活的战争,主张要抗击国际阴谋。实际上,这并不符合当前国际金融的实际情况。”他指出,金融开放“每一步都会有反对的声浪、质疑的声音,甚至还有‘卖国’的责难,这样就使得我们的金融改革不能顺利地向前推进”。
      早在2007年,成先生在谈到外资并购时就指出,“只有坚持改革开放,才能确保产业安全”。强调要理性看待外资并购。外商中绝大多数都是私有企业,在并购中绝大多数外资考虑的是经济利益。因此对外资要做客观分析,要以互利双赢来评价并购结果。他不仅提出了人民币国际化的“三步构想”,而且是最早提出我国保税区向自贸区发展转型战略的学者。
      成先生是一位敢讲话,讲真话;能建言,建诤言的学术大师。

评政治成就

他是参政党的杰出领导人

他认为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判断人大的作用已经由“橡皮图章”到“木制图章”。

成思危先生是中国参政党的杰出领导人。作为民主党派领导人,他认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并为此努力,他认为中国的民主党派不是“政治花瓶”;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判断人大的作用已经由“橡皮图章”到“木制图章”,对人大的未来充满希望。
      他依据他在全国人大十年工作的亲身经历说明:“以前,公众和媒体常说人大是‘橡皮图章’,我看现在是‘木头图章’了,在不断地硬化强化,从木头图章到‘钢铁图章’,还有个过程。”他认为,人大最重要的任务是立法。不仅要注意数量,更要注重提高立法质量。要坚持立法的“四性”:系统性、科学性、公正性和渐进性。
      成先生在总结他在民建主席位置上的工作时,他说他在位11年干了四件大事,一是1998年在全国政协提出了推进我国风险投资的提案,被列为“一号提案”,从此推进了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发展;二是1998年起开始搞风险投资论坛,从2004年起,办中国非公经济论坛,这是要推动中国非公经济的发展;三是对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专门出了一本书,当时比较早的提出来了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目标是要建立适度、公平、有效的体系;四是2003年出了一本书叫《从保税区到自由贸易区》,当时提出的四句话叫做“境内关外,适当放开;港区结合,协调发展;物流主导,综合配套;统一政策,属地管理”,现在实施的自由贸易区建设就是当年提出来的一些建议。他总结参政党在参政议政中要坚持六个“可行性”:技术上是可能的,经济上是合理的,法律上是允许的,操作上是可以执行的,进度上是可以实现的,政治上是可以被有关各方接受的。

我们应该记住成思危的哪些警世危言?
      对股市:股市要改革,必须把“坏孩子”赶出去。A股市场要想健康发展必须具备四个因素:第一要有好的经济基本面;第二要有上市公司的质量;第三要有成熟的投资者,第四要有有效的监管,特别是股市的制度建设。

对地方债:美国次贷是把钱借给没有还款能力的个人,中国的次贷是把钱借给没有还款能力的政府,有1/3的地方政府现在看来没有还款能力,所以将来造成的危机,可能是中央政府要承担,最坏的情况通过通货膨胀来稀释债务。

 GDP质量:靠投资来拉动经济的“全面刺激”政策是不可持续的模式,会像“抽鸦片一样越抽越上瘾”。必须戒掉这种后患无穷的经济增长模式,“强调投资的质量,消除GDP里的水分,要实实在在的经济增长”。
       对经济安全:应该注意两种倾向:一是麻木不仁、漫不经心。也要谨防另一种倾向,即使夸大风险,视对外开放为洪水猛兽,甚至达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更要警惕有些人以防范风险为名维护既得利益,反对进一步扩大开放。

温迪·多布森纪念成思危先生



温迪·多布森
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
加拿大前财政副部长


      骤闻国际金融论坛创始主席(IFF)成思危先生逝世,深感悲伤,在此深切哀悼成主席。

成思危主席在世时,即便年事已高,仍然广泛参与活动,与众多学者和领导人建立联系,力求共同打造一个和谐、创新和协调的世界。我们会继承他的遗志,将他所热爱的事业发扬光大。

国际金融论坛(IFF)是成主席最主要的倡议之一。论坛汇集全球精英探讨和审视当代金融体系中的热点问题,并通过合作及创新塑造金融界的未来。

成主席以其远见卓识影响着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发展,今年以及之后的很多年中,当人们再次聚首北京参加IFF会议,仍会感受到成主席的影响。

林建海纪念成思危主席


林建海
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秘书长


      得知成思危先生辞世的消息,我深感震惊和沉痛。请允许我在这个悲伤的时刻,表达对成先生深深的悼念之情。我和成先生曾在国际金融论坛(IFF)的会议上有过数面之缘,就许多热点问题交换了意见,包括全球经济、中国经济增长前景、中国金融业的发展等。成先生广博的知识和他为中国经济发展出谋划策的那份真心实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成先生不仅是一位严谨治学的学者,也是一个务实的思想者。他为中国的经济、金融业的发展提出了很多极有见地的建议。他曾多次发起对发展战略的讨论,并努力推进政策的实施。多年来,成先生致力于建立一个完善的、现代化的、充满活力的中国金融业,并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和“创业板市场之父”。

作为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创始成员和前主席,成先生见证并引领了这个论坛的不断发展和壮大。如今,国际金融论坛(IFF)已经成为一个知名的国际政策对话和辩论平台。成先生的逝世是这个论坛的损失,但我相信国际金融论坛(IFF)将继续努力,发扬光大,并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查尔斯·达拉拉纪念成思危主席


查尔斯·达拉拉
国际金融论坛(IFF)副理事长
国际金融协会(IIF)前总裁
瑞士合众集团常务副主席

致:张继中先生
国际金融论坛(IFF)秘书长

致成思危主席悼词

尊敬的张秘书长:
     听闻挚友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及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先生逝世的噩耗,我深感悲痛。
     成主席卓越非凡,他一生所做的贡献将会给商界、金融界以及风险投资界的全球领袖留下一笔可贵的财富。在成为国际金融论坛(IFF)副理事长的两年期间,我有幸与成主席密切合作,并近距离观察了这位伟人。成主席极为睿智,也从未间断对复杂经济金融问题的探索,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启发。成思危主席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其著作见解深入,旁征博引,必将流芳百世。成主席是位解读中国经济的大师,也是不断探索全球金融解决方案的专家。我会永远铭记他的创意思维和投入精神,以及我们共度的珍贵时光。请将我的哀悼转递给成主席的家人以及所有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同事。

     祝好。

马儒沛纪念成思危主席


马儒沛
第十二届国政协委员
囯务院侨务办公室原副主任


      第十二届国政协委员、囯务院侨务办公室原副主任马儒沛发函纪念成思危主席。来函如下:
      惊悉囯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逝世,深感悲痛。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一位志存高远的长者,成思危先生给我们留下了十分丰富的学术文化遗产。他对中国经济和发展风险投资与囯际金融研究的论述、著作,是中国经济学界宝贵的学术财富,他在年逾古稀之年,参与创立了囯际金融论坛(IFF)并担任主席一职,以此作为中囯金融外交和战略智库平台,同全球各囯政要,财经领袖,金融界的专家学者互访交流,为中国金融外交,殚精竭虑,谱写了新的篇章!如今,成老先生离我们而去,我们当谨记以“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此格言治学一生的成思危先生。成思危先生千古!


埃德蒙·阿尔方戴利纪念成思危主席


埃德蒙·阿尔方戴利
国际金融论坛(IFF)顾问
欧洲50集团主席
法国前财政部长

 

 得知成思危主席逝世,我深感悲痛。作为欧洲50集团主席,成思危主席邀请我加入他领导下的国际金融论坛(IFF)。在成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国际金融论坛(IFF)成为探讨全球经济和金融事务的主要机构。
      成思危主席不仅是中国知名经济学家,更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成主席不仅十分关心中国国内事务,更是着眼全球。记得几年前,我作为法国国家人寿保险公司(CNP,法国首屈一指的人寿保险公司)的主席,有幸接待了成思危主席。在CNP,成思危主席与我同经济学家们共同讨论了与保险、欧洲储蓄有关的问题,成思危主席对于这些问题提出的意见让我们受益匪浅。中国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领导人。我十分荣幸能为成思危主席领导的国际金融论坛(IFF)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们将永远缅怀他。

 

利奥·梅拉梅德发函纪念成思危主席


利奥·梅拉梅德
国际金融论坛(IFF)顾问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终身主席


      我谨对成思危主席的家人表达我最沉痛的哀悼。在过去的15年中,我有幸与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成为挚友。我对成主席十分敬重,认为他是富有智慧和启迪意义的世界级经济学家,在国际上享有盛名。
      成思危主席终其一生为中国的市场发展做贡献。他曾大力支持我实现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CFFEX)的概念,现在如今CFFEX已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交易所之一。成主席一生成就非凡,其中包括创立国际金融论坛(IFF)IFF的年会已成为最受瞩目的年度国际会议,汇集世界各地杰出领袖及顶级经济学家。中国将会永远铭记成主席的倡导和观点。

 

吉耶尔莫·奥特兹纪念成思危主席


吉耶尔莫·奥特兹
国际金融论坛(IFF)理事
前国际清算银行主席
前墨西哥央行行长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为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献上悼词。成教授远见卓识,一生所学涉及化学、金融、政治等多个领域。成主席深知,创新和技术是未来进一步发展壮大的根本支柱。因此,在通过风险投资促进中国的高科技公司、创建中国创业板(ChinNext)股票市场以及提升中国化工产业的研发贡献的过程中,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主席的确是一位著作等身的学者,同时又是一位卓越的决策者,总是能提出建设性的、富有价值的见解。我有幸与成主席会过几次面。在我的印象中,成先生很有能力、思维缜密、见解深刻。总是有着发人深省的洞察力,我很荣幸能够与其就不同的问题进行讨论。成主席的离去无疑是学术界和中国社会的巨大损失。他的杰出贡献将被人们铭刻于心。我认为,纪念成主席最好的方式就是继承其遗志,促进金融体制的创新,更好的解构全球经济。作为国际金融论坛(IFF)的成员,我们应该继续就成主席提出的话题进行讨论,延续他的光辉事业。

尼古拉斯·霍普纪念成思危主席


尼古拉斯·霍普
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会执行委员
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中心主任


     我谨向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的家人、朋友及其国内外的敬慕者们致以沉痛的哀悼。随着成思危主席的逝世,他的机敏睿智,宽厚和蔼也离我们而去。我将永远记得成思危主席的谦恭有礼,也将永远记得他的卓著成就和对经济政策问题精准无比的把握。成思危主席为中国经济取得卓越发展奉献大半生。他的贡献值得一代又一代学生、学者学习。我和国际金融论坛(IFF)全体成员共同表示哀悼


玛莎·万德博格纪念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


玛莎·万德博格
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会执行委员
哈佛大学国际金融体系研究小组高级研究员
太平洋养老金协会(PPI)前首席执行官

 
      国际金融论坛(IFF)创始主席成思危先生的逝世,于中国及国际社会而言,都失去了一位极有影响力、且能代表中国在国际金融及资本市场起到深化作用的对话者。
      成主席坚定地致力于挑战困难并抓住机遇,深化了中国的市场体系,并在众多方面做出了贡献,给我们留下了十分重要且宝贵的遗产。

每年汇集于成主席参与创建的国际金融论坛(IFF)的国际经济学家、政治家以及学者,都会记得他坚定寻求真理的神态。会议期间,无论演讲或参会进行多久,成主席的注意力从不因任何事而动摇。

我十分有幸有机会在IFF 会议茶歇的短暂时光里与成主席小谈。我对他能联合各行业共同探索并取得共同利益的能力无比崇敬。

成主席坚定得致力于推动IFF的发展,使之成为汇集志同道合朋友们的重要平台。不仅如此,IFF也推动了世界对于中国在全球政治经济中扮演角色的更深刻细微的理解。在此过程中建立的友谊,远远跨越了国界。

IFF秘书处缅怀成主席

  骤闻先生仙逝,悲恸难抑。自1998年追随先生,近二十年春秋;自2003年与先生共同创立国际金融论坛(IFF),历十二载轮转。先生于我,如师如父,恩深情重,一直谆谆教诲,每每言传身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导师,也是我事业中最重要的伙伴。十二年坛城之路,艰辛难以表述,常常颓丧欲弃,是先生勉励有加。先生云归,痛失巨擘,吾辈惟继续秉承以“金精不朽之精神,融通流布于天下”为己任,荷担坛城大业,以飨师恩。

挽成思危主席:
廿春秋,言传身教,风雨人间传灯人;
十二载,共创艰辛,国际金融筑坛城。
 愿先生安息。
     ——张继中,国际金融论坛(IFF)秘书长


      成思危老人家是我UCLA校友。一年前,就是他感动了我、也是他邀请我参与及支持他担任主席达十年之久的国际金融论坛(IFF)。成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孜孜不倦地学习研究当前的国内外金融市场发展、并提出中肯智慧的意见,他是我们晚辈学者的楷模。他对学生、国家、社会、及国际金融的发展功德无量。愿他老人家安息。
——肖耿,国际金融论坛(IFF)研究院院长/ 香港大学荣誉教授

 

 刚刚获悉成思危先生过世,甚为震惊。每次听成先生的讲话,都是一次思想上的盛宴。无论讲金融,人民币,还是讲创新,生态文明,都是入木三分的深刻。先生不在,他的思想和智慧永存!
——张燕生,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悼念成思危老人,他始终是精神矍铄,始终是充满乐观,始终是勤奋好学,始终是时代前沿,始终是胸怀国家,始终是放眼世界,始终是提携后辈,始终是推进改革,……,我们很难用一两个词,一两句话,缅怀他的业绩,表达我们的哀思!我跟他接触最多的机会,就是推进他创办的国际金融论坛(IFF),在他的大力支持下,形成了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金融组织。这是一个立足中国,基于中国视角研究国际金融问题、发出中国声音的国际金融舞台。愿老人走好!
——霍学文,国际金融论坛(IFF)学术委员/ 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

 

 
<< 返回